永利皇宫登录-永利皇宫登录网址

来自 网站首页 2019-09-27 17: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登录 > 网站首页 > 正文

希望有个人来爱我

本来打算是想约个男生一起去看的,后来发现要三个小时,而且内容也不适合约会。所以,还是一个人单刷了。

图片 1

看之前看了先导片,有个大概印象,其实影片开始也介绍了,不算是盲看。

在离开古巴一周年际,恰逢古巴50多年来最重要的历史时刻之一,写下此文献给古巴,那个唯一让我哭着离开的国度,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以及我的古巴朋友们。

我是第一个进场的,后来陆陆续续来了一些,确实就座率并不高。

新年夜在哈瓦那

还有一对父母带这个孩子来看,看不到四分之一就走了,我想肯定是开头那段打斗,让这对父母知道自己多傻逼。还有一对看到三分之一也走了。其他人都是看到最后。

我是在2013年12月30日到达哈瓦那的。本来期待着跨年在哈瓦那的海滩上跳舞到清晨,可事与愿违,2013年的最后一天过得很坎坷。在古巴的第二天,就遇到了两个骗吃骗喝的无赖,前后一共让我损失了70美金。B型射手那种典型的爱冒险的精神在我身上得到充分的体现。很多时候明明知道可能是危险,反而往往带着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和一种无法抗拒的赌徒心态不自觉地被吸引过去。这一天不知为什么,到处都是找我要钱的人,让我想起了一位之前去过古巴旅行的朋友说的话,说这个国家到处都是想方设法骗你钱的人,这些人毫无尊严可言。

音乐和视觉效果,特别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警车在空中行驶的时候,感觉整个大厅都在震动。整场看下去,那个音乐让我一直担心会有人出来给K一个偷袭,就全片结束了。

匆匆吃过晚饭,我有点无聊地走在Malecon (哈瓦那最著名的长达8公里的海边堤岸),不知道该去哪里。突然听到有人跟我打招呼,是个个子瘦小,皮肤白皙的当地男孩子。本来不想搭理他,可是他的眼睛里透着真诚和善良,让我不忍拒绝他。他不会说英语,而他的西班牙语说得很快又有很重的古巴口音,我大概只能听懂最多三分之一他说的话。他让我和他一起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给我看他手机里他朋友唱歌的视频,甚至提出让我去他家,就在Plaza de La Catedral主教广场的边上,可以看到当晚Issac Delgado的演唱会。他的真诚让人无法抗拒,我来到了他简陋的家。他的母亲瘦小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房间里只有两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个破旧的摇椅,再无其他家具。和他母亲打了招呼后,我们便离开了。

开场警车经过城市上空俯瞰的景象,让我觉得未来城市应该就是这样冰冷,密集排列整齐统一,灰扑扑的,毫无生气。

他陪着我在Plaza del Armas坐了一会儿,又走了很多地方,沿着Malecon一边聊天一边走,9点的时候我们还听到了对岸的礼炮声。他是个很安静的男孩子,才24岁,和母亲住在一起。和其他古巴人不一样,他不喜欢喧闹的party, 内心非常浪漫,特别喜欢bachata(一种来自多米尼加的拉美音乐形式)。他跟我说他爱看的书,说他小时候在另一个小城市长大的经历,憧憬着他的未来。那种沉浸在梦幻中的神情让人心碎,因为我知道绝大多数古巴人可能永远都没有未来。在哈瓦那,标准月工资只有25美金,所有的物资都是计划经济时期的按人头配给,他们非常贫穷。2012年起古巴政府开始允许古巴公民离开本国去国外,可又有多少人能够负担昂贵的机票?他说几个月前梦到和一个中国女孩子在Malecon散步,然后没过多久就遇到了我。那天我的情绪本来就不是很好,再加上累了,于是想要回家。他说送我回家,说走回去只有半个小时,可是却因迷路走了三刻钟。把我送到家门口已经11点了。我和他拥抱了一下就道别了。我问他怎么回家,他说让我不用担心,并希望我在哈瓦那的几天还会再联系他。我不打算再找他,但是很感激他的善良让我在2013的最后一天不至于被欺骗和冷漠蒙蔽了双眼。我心里明白,出租车对他来说太贵,他很可能是走回家的。

特别庆幸自己选在大影院看了这个片子,完全体会到未来世界的光怪陆离,有一种小时候看《科幻世界》的感觉。#暴露年龄#

在Trinidad坐警车回家

其实,我觉得K一直有一种不属于复制人的敏感,对于别人叫他“假货”时的自卑闪避完全没有他执行任务时的狠绝干练,一度使我觉得他其实并不强。

生平第一次坐警车竟然是在古巴的Trinidad. Trinidad是个很安静的小城市。第一天到这里,就得知这周是Trinidad建立500周年的盛大庆典周,会有很多的活动和派对。我开心坏了,急急忙忙赶去跳舞, 竟然把印有居家旅馆地址名字的名片连同手机一起落在了房间里。依稀记得旅馆的地址,也自信可以照原路走回去。可是从酒吧出来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走错了。拦到一辆出租车,可是司机按照我说的地址带我转了好几圈,却只是越来越陌生。征得我同意后,司机只得把我带到警察局,临走还开了句玩笑,说实在找不到旅馆可以去他家。

他给自己虚拟女友买礼物,追寻那段记忆的真伪。我觉得他一直希望自己是特殊的,就像我们一样,希望在这个世界,自己是特别的那个人,希望自己在对方眼里有别人不可替代的特质。

一进警察局,我也累了,看到一个空桌子就自己跑过去坐了下来,也不顾警察们诧异的眼光。他们过来问我,还记不记得旅馆的名字,记不记得旅馆老板娘的名字或者姓,附近街道有什么显著的建筑物……而我对于所有问题都只能抱歉地说”No”. 5分钟后,我坐在古巴警车的后座,一个人在前面骑着摩托车,另一个人开着警车带我在城里到处转。他们开过的地方,我没有一个熟悉的。后来没有办法,只好返回警局。我们在地图上笔划了一下,我才意识到我告诉他们的两条街事实上是平行的。一个微胖的警察安慰我说不用担心,实在不行可以去他家,我笑了起来...我一点也不担心: Trinidad就这么点儿大,就算每条街都转一遍也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而且我现在是在警局,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告诉他们,附近有个餐馆,还有一个街角,其中有一个大的导游地图,而我住的地方就在地图的最南端。

就好像我们带着耳机,走在路上,想着自己是T台上的超模一样。

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有着黝黑的皮肤,深邃的浅绿色眼睛,长长的睫毛,蛮帅的,很绅士,也很沉稳。他和那个微胖的警察两个人护送我开着车到处转。到了一个有导游地图的地方,我们下来讨论。突然,不远处的街上有女人的尖叫声和打斗声传来。身边的绿眼睛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而那个微胖的警察让我坐进警车后,也跑了过去。夜深了,我从警车的后窗看到不远处的喧闹声。两个警察制服了其中一个打架的男人,把他用手铐拷起来按倒在地上。微胖的警察跑过来,迅速把车开过去。我看到那个被铐住的男人不停地叫骂,绿眼睛把后座的车门打开,把他扔了进来。这个男人被铐住了,还是不停地和车外的一个男人对骂。绿眼睛被惹怒了,把车外的男人也按倒在车的后备箱上,然后叫了另一辆警车把那个人带走了。他把人按在后备箱上拷起来的时候,抬起头看了看旁边,迷人的眼睛里透着英气。我发现他们逮捕犯人的动作干净利落,和美国警察非常像。上了车,绿眼睛平静下来,开始训导我身边的那个男人,叫他闭嘴,并让他往旁边挪一挪,不要吓到我。很快又到了警局,他们把那个男人带走了。我坐在车上等了一会儿,那个微胖的警察走过来,帮我打开车门,拉着我的手安慰我,说让我受惊了,并扶我走出车外,让我在外面的凳子上坐一会儿,等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就送我回家。我坐在警局外的凳子上,深夜的Trinidad宁静而又美丽,抬头看看天上,还有很多闪耀的星星。我的心情一点也不像是遭遇了刚刚发生的一些事情,反而很平静。不一会儿,绿眼睛朝我走过来,冲我无奈地笑了笑,"la vida de la noche",他调侃道。

一直到最后,K站在桥上,看到广告,明白一切 的一切只不过是虚拟的,自己并不是那个“天选之人”,那种一无所有的决绝,所以还是不要把老实人逼急了比较好。

不一会儿,两个人又请我坐到警车上。绿眼睛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突然转头问我,会不会觉得古巴的警察很坏?“当然不会”我笑着回答。他很小心翼翼地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或者丈夫,但是都很礼貌,毫无调情的意味。黑暗中,他侧脸的轮廓,他那迷人的如同透明海水般的浅绿色眼睛,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路过一个熟悉的路口,终于看到那张熟悉的导游地图。我问绿眼睛我们过来的街叫什么名字,才意识到我之前说错了街道的名字。"Chinita"两个人笑着冲我无奈地摇头,而我在后座笑得合不拢嘴。终于到了旅馆门口,微胖的警察拉着我的手吻了吻。绿眼睛送我到门口,敲了敲门,直到旅馆的女主人出来开门,跟她说明了情况,才安心离开。

结尾的时候,感觉 华莱士公司 好牛啊,可以随便进警局杀人拿尸骨,一点也不怕监控,最后还把警局女上司杀了也没大事。

这段神奇的经历让我对古巴的印象彻底改观,并从心底里感激他们。我对那双迷人的碧绿眼睛一直念念不忘,那是我所见过的最漂亮的男人的眼睛,让我就像着了魔一样的渴望再看一眼。可惜那天我居然连他的名字都没问,甚至因为他看上去酷酷的样子也不敢跟他拥抱告别,就算去警局,也不知道怎么找到他,就算见到了,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更何况这是一个敏感的职业,尤其是在古巴。最后一天快离开Trinidad的时候,我鼓起了十二分勇气叫了一辆bicitaxi(古巴作为出租车用的人力三轮车)去了警局。那天正好是日落时分,大概6点左右,正好是警察们吃晚饭的时间。很多警察从对面的宿舍区走出来,往警局旁边的食堂走去,但是就是没有我熟悉的脸庞。后来我还是放弃了,也许只是想临走前再看一眼警局,他工作的地方。

最后运戴克的时候就那么被劫走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觉得天使可以阻止一切呢,还是怎么回事。

Trinidad 500岁生日快乐

感觉三个小时,没有一点空间让我上厕所的,太紧张了!

十几天以来,我渐渐发觉我对古巴的感情是复杂的。在这个表明上看起来游客众多,欣欣向荣的加勒比海国家,你不得不去研究和思考她的历史和政治环境。"CDR-Con Fideo Revolucion(和卡斯特罗一起革命)"的标语处处都是;常常看到人们在破旧的杂货店门口排着长队领取质量低下的日用品;哪怕装潢考究的餐厅也往往苍蝇横飞;而古巴当地人用的货币和游客不一样,很多东西都无法购买,且不可兑换外币。所以某种程度上才会靠讹诈游客来骗吃骗喝。很多餐厅都有驻场乐队,演绎各种风格的乐曲,hiphop, jazz, pop, salsa, son...以迎合游客。在我看来,基本都是三流的乐队,虚情假意地符合欧美人的口味,没有灵魂,有几个乐队的主唱甚至全程用假声在唱,让我很是鄙视。反而偶尔在Trinidad黄昏的街上,看到真正的街头乐队,他们只演奏Chachacha和La Rumba, 古巴音乐的真正灵魂,几个乐队成员都上了年纪了,却陶醉地歌唱,在日落的余光下,甚是动人。还记得有首歌的歌词:"Yo no tengo padre, y no tengo madre, no tengo nadie quien me quiere.(我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没有人来爱我)"如此伤感落魄的歌词,在破旧的街道和围墙边,在这个几百年饱受各国侵略和镇压,从未获得真正自由民主的国家里,甚是应景。资源丰富,地理位置优越的加勒比海第一大岛,竟如同一个被世界遗弃的孤儿,自生自灭。

去看之前还怕自己这个智商理解不了,后来看完了,觉得还可以呀~

在Trinidad,恰逢他们庆祝城市的500岁生日。本是一个应该全场狂欢的节日,可是周六的街道上却和往常无异。晚上9点在Casa de La Musica(古巴最大的连锁夜总会)露天的舞台上有盛大演出,包括不少古巴最著名的乐队和歌手都会到场。很多当地人早早到门口等待入场,不料得到的回答却是等待:等待所有那些受邀的贵宾,包括政府官员,大公司高层,及他们的各种三姑六婆,拿着一张张用黑白打印机打出来的入场券入场以后,其余的观众才可以免费进场。没有公开售票,没有任何事先的通知和安排,所有人,包括大部分的当地人和一些游客,在门外拥挤的环境里等待了几个小时,仍没有被允许入场。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就离开了。第二天,在舞台旁边的一个餐厅吃饭,谈起昨晚的情形,餐厅的服务生说,就算在这里工作的他也没法儿看到演出,被警察无情地挡在十几米外。"我们是在这个城市住了几十年的公民,这理应是我们的节日,可是我们却只能通过电视观看。事后甚至都不允许公开讨论这件事。"他无奈地说,"这很复杂。” 我觉得最悲哀的是,民众甚至都没有知情权,这里一切政府机关的决定直到公布的最后一刻都保持神秘,而且从来只有决定,却没有任何解释。如果这个演出原本就是只给当权阶级准备的,却事先连个"invitation only"的告示都没有,白白让这么多人在门外苦等。这么多天以来,我所看到的是,真正的有才干的音乐人,还有各行各业的精英,甚至包括很多中产,都不会留在古巴。他们很多都逃去美国,或者墨西哥。留在这里的是一群没有希望的人,一群被Castro兄弟的“社会主义”压抑的人。

本文由永利皇宫登录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希望有个人来爱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