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登录-永利皇宫登录网址

来自 网站首页 2019-09-27 17: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登录 > 网站首页 > 正文

不能承受的妥协

Life is so light...

“你在这儿要做什么?”

这个故事有着异常严肃的政治舞台作为背景,让人感到束缚,所以,这也迫使托马斯,特蕾莎,萨比娜一次又一次的逃离,逃离他们生活的国家,逃离生存的现状。而逃离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寻找真正心灵平静的处所来收容自己。

相关评论:不能承受的否定
http://www.douban.com/review/3129691/

周六午后,伴随着窗外时时飘过的阵雨,一个人在家细细品味这部长长的爱情片。

我觉得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始终是一个悲剧,里面所有的人物,不论是萨比娜、弗兰茨、托马斯,还是终与生命达成妥协的特蕾莎,他们都在不断的否定自身,不断的逃离、寻找、剥离人生的真相。而这个真相却是血淋淋的,是一种不能承受的一个接着一个的否定:历史的无序、灵肉的背离、人性的悲剧、幸福之永不可得。但电影改编却给予了作为主体的男女关系一个温暖的尾音,抛弃了布拉格之春的灰色基调,以快乐的获得作为结束。这既是个充满了慰藉之意的和解,同时也是一种可怜而又无可奈何的对媚俗的妥协。

电影中的三位主角都有代表自己的不同颜色,朱丽叶比诺什饰演的特蕾莎,就像白色,非常纯净的白,即使当她赤身裸体却依旧让人觉得她如画布般纯洁,不忍心随意的涂抹。而片中的另一位魅力女性萨比娜,黑色则是她的象征,她代表着一切的神秘,迷人以及欲望,同时具备抛弃一切追寻自由的无尽勇气。说到电影男主,由丹尼尔戴刘易斯饰演的托马斯。这个人物用一种颜色好像难以形容,他就像一块调色盘,时而是充满魅力迷人的黑色,时而是优雅沉稳的灰色,有时又是忧郁而深情的深蓝色,总之,这是个令人着迷的危险男人。

小说中最重要的人物既不是托马斯,也不是特蕾莎,或萨比娜;最重要的人是那个叙述者,旁白,是米兰·昆德拉自己。而作为小说主线的爱情故事在我看来分量也并不比配角弗兰茨的政治媚俗更加重要,它们同样都是昆德拉用以否定,从而剥离出真相的手段。讲故事只是接近最终真相的手段之一,哲学思考也是,对1968年布拉格之春的历史再现更是。它们同等重要,相互交织,密不可分。

电影名字简单,但却依然美丽,因为布拉格本是美丽的,美丽的城市,定会上演动人的爱情故事。这是一部被定位在情色片中的电影,看过后却会发现此情色非彼情色,个人认为,这是故事中主人公的感情颜色。虽说片中存在一定数量的大尺度镜头,但不得不承认,它们都好美。漂亮女人裸露的躯体配合着轻快悦耳的音乐,加上演员张弛有度的个性表演,无不让人为之着迷,这就是艺术,不是吗?而电影的大尺度也就仅此而已,没有过激没有不适,用美感呈现的情色相信每个人都能接受。

这是电影《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我最喜欢的的改编片段。但电影整体跟米兰·昆德拉的同名小说很不一样。当然,没办法一样。

谈到三人的感情,我并不觉得这是场三角恋。对,托马斯是出轨了,但这仅是肉体上的出轨,他心灵却依然纯净,所以特蕾莎每次都原谅了他。托马斯是个充满魅力的人,这也决定着他会处处留情,但他留的并不是感情,他的心只属于一个女人,那就是特蕾莎,他的妻子。托马斯对萨比娜的感情是特别的,一种超越友情,但却依然介于友情的感情让他对萨比娜着迷,因为萨比娜是最懂他的女人。托马斯看萨比娜的眼神是炽热的是充满欲望的,他们彼此都有所渴求,这是激情,但激情并不是爱情。而托马斯看特蕾莎的眼神总是带着一丝的悲伤和忧郁,好像在说,我爱你但我会忍不住的伤害你,请原谅我没有保护好你。当特蕾莎戳穿托马斯对自己的背叛,托马斯并没有逃避与否认,因为他知道错在自己,他不该让塔雷莎感到痛苦,他理因保护好眼前这个脆弱需要自己爱她更爱她的美丽女子,但他却仍然感到无助,因为他本性如此,要他改变,并没那么简单,这或许要给他一些时间,来沉淀那份漂泊的心。

萨比娜公寓房间内的画作是捷克画家伊莱娜·戴蒂科瓦(Irena Dedicova)的作品。根据米兰·昆德拉的说法,戴蒂科瓦就是萨比娜的原型。而透过托马斯擦净的玻璃窗外,布拉格的城市轮廓则是令人惊叹的栩栩如生的布景。就连特蕾莎第一次出场在疗养小镇酒吧当女招待,房间被蒸汽吁湿的花墙纸,木架子上的酒瓶跟豆罐,都是剧组央捷克友人特意从布拉格带出的,可见其良苦用心。

剧终,三个人都找到了重新接纳他们的生活,但命运的残酷却总让人措手不及,仿佛是刚刚开始,却又在无声中草草结束了。

(三)

托马斯的轻盈在于他可完全不带内心谴责的追逐女人,与此同时,他又深爱妻子特蕾莎。尽管因自己的放荡行为为她造成的伤害与无尽的噩梦令他痛苦,托马斯却依然无法消除想要探索女人肉体的原始冲动。让他终于从轻走向重的是特蕾莎的离去。在没有了特蕾莎,没有了责任与道德约束的日内瓦,托马斯终于第一次体会到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他放弃了工作、护照,在白雪皑皑的冬天动身回到了街道上苏联坦克横行的布拉格。

朱丽叶·比诺什饰演的特蕾莎离开了瑞士日内瓦,她的丈夫,丹尼尔·戴-刘易斯的角色,外科医生托马斯感到了无比的轻盈。他在旋转木马边的报刊亭前肆无忌惮地凝视来往而过的年轻姑娘们,对她们轻盈地微笑;他穿着鞋子走入池塘,用面包喂洁白而美丽的大天鹅;他站在水里,双臂张开,深深呼吸着那美妙的、自由的空气。

她回答:“很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艾小柯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会找到些什么的。”

特蕾莎在最后无疑是快乐而幸福的,但她的幸福并非来自于托马斯一步步的妥协退让——即使在乡下,特蕾莎看到托马斯儿子的信件,还是怀疑那究竟是哪个女人偷偷寄给托马斯的情书——而是小狗卡列宁,一种超越(或者说背离)人性,建筑于简单重复之上的更加美好的、牧歌式的幸福。昆德拉充满无限柔情地描述了卡列宁生命最后的微笑,就是为了最终否定人对幸福追求的可能,也让作为代表的特蕾莎终于意识到此点,从而与人生达成妥协,脱离灵肉互搏的痛苦泥沼,由沉重飞向轻盈。

“那么卡列宁呢?”他又问。

(五)

电影版《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剧本作家是让-克劳德·卡里尔(Jean-Claude Carrière)。这位著名的法国作家曾经与西班牙电影大师路易斯·布努艾尔合作过六部电影,包括获威尼斯金狮奖的《白昼美人》(Belle du jour)和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资产阶级的审慎魅力》(Le charme discret de la bourgeoisie)及被提名的《朦胧的欲望》(Cet obscur objet du désir)。除此之外,卡里尔还同多位名导合作,改编过很多世界名著,比如《铁皮鼓》、《屋顶上的轻骑兵》、《危险关系》等。

本文由永利皇宫登录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能承受的妥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