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登录-永利皇宫登录网址

来自 历史发展 2019-09-27 17:4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登录 > 历史发展 > 正文

希特勒为何反犹:因被犹太妓女传染梅毒?

原标题:青年希特勒不仅有犹太朋友,还经常夸奖犹太人,那么他为何后来会“反犹”呢?

基于很多的证据,哈曼打破了许多陈词滥调。“比如说希特勒的反犹主义情结是因为一个犹太教授。还有更加轰动的说法,认为希特勒反犹是因为在维也纳利奥波德城被一个犹太妓女传染上了梅毒。而事实上1908年反犹主义者曾高举大旗反对维也纳歌剧院院长古斯塔夫·马勒,而希特勒却始终十分尊敬他并且推崇他为瓦格纳的阐释者。

二战魔头希特勒以反犹主义而闻名,在他的指示下,600万犹太人死于集中营。希特勒为何会如何仇恨犹太人,可谓是众说纷纭。有很多人说希特勒从小就讨厌犹太人,因为一位犹太医生没有及时给她母亲进行医治,导致其在47岁那年就去世。但这不过是个谣言。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图片 1

很多版本的故事都说希特勒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就开始仇恨犹太人。而事实上1919年之前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实这一说法。唯一支持这一观点的证据就是希特勒的那本印了上百万册的自传——《我的奋斗》。他在自传中说自己是狂热的反犹主义者。1923年11月9日的啤酒馆暴动失败后希特勒被投入兰茨伯格监狱,并在狱中写下了《我的奋斗》一书。正是这个囚犯身份让希特勒成为了民众心目中的英雄。而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一美化自己行为的好机会,虽然那次暴动策划的水平令人实在不敢恭维。暴动失败了,希特勒锒铛入狱。此时的他十分不安,担心就此失去政党的领导权。他的党派虽然四分五裂,但是在1924年5月的帝国国会选举中还是和一些小党派一起取得了66%的席位。为了巩固自己的领导权,希特勒认为有必要出一本书来指导革命。而出书的另一个目的则如1925年7月第1卷出版时的副标题所示:清算。

据希特勒自己说,他本来是个世界主义者,具有博爱的思想。然而直到20世纪初他来到了维也纳,才真正成为一个狂热的反犹主义者。

于是就有了这本真实度极其不高、语言又艰涩的“巨着”,充斥着反犹主义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惯用语,当然也包括他自己的经历。不过这些内容都是为渲染希特勒世界观之大成服务的。有关他自己经历的记录还有另外一个作用,那就是在读者面前将自己塑造成一个纯粹的国家社会主义者和反犹主义者。单是他的出生地布鲁瑙就已经有着特殊的象征意义了。他写道,“那个地方位于两个德意志国家的边界。德意志的统一是我们这些青年人终生为之不懈奋斗的使命。”希特勒在林茨度过了他的青年时代,那时的他就已经醉心于大德意志国家的理念。而在1909年至1913年居住在维也纳的那段时间,他“从一个弱小的世界公民转变成狂热的反犹主义者”。

然而根据史料解密,希特勒的这番言论很可能也是谎言。因为在20世纪初,希特勒流连于维也纳时,曾与一个犹太籍的室内较好,此人名叫约瑟夫·诺曼。

奥匈帝国是个多民族国家。在首都维也纳希特勒形成了这样一种价值观,那就是犹太人是“芽孢杆菌”,“披着腐烂的皮囊”,是“精神瘟疫”,“比从前的黑死病还恐怖”。因为无论是卖淫还是社会民主主义或者是马克思主义背后都有“犹太人”的影子。关于社会民主主义,在《我的奋斗》中希特勒写道:“我能记住几乎所有那些领导者的姓名。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犹太人。奥斯特里茨、大卫、爱伦波根,这些名字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还说,他已看穿了“那些关于政党目标和意义的错误思想的面纱”。“拨开迷雾就会发现社会民主的字里行间露出的是马克思主义微笑的鬼脸”。马克思主义“否认人的价值,挑战民族和种族的意义,并由此剥离了人类存在的基础”。简而言之,希特勒在“维也纳经历痛苦的学徒生涯”时已经看到并总结了“犹太人问题的严重”。他认为能否解决这个问题关乎人类的生死存亡。

据熟悉希特勒的莱因霍尔德·哈尼施说:“希特勒非常喜爱这个约瑟夫·诺曼,因为此人非常善良,在生活上给了他很多帮助。”

延伸阅读:

在当时,没有工作的希特勒以卖自己绘画的明信片为生,而他也毫不避讳地将自己的作品,首先卖给了一个犹太商人,而这也与希特勒当时仇恨犹太人的说法不符。

1971宋氏姐妹无法相聚

希特勒不仅和犹太人相处融洽,而且经常夸奖他们很聪明,比德意志民族团结的多。此外,据莱因霍尔德·哈尼施说:“希特勒称赞犹太民族很文明,放弃了多神教选择一神教;赞美了他们在维也纳建立福利设施的义举,同时还高度赞扬了他们之中的艺术家——海涅的诗作。”

彭德怀骂娘20天

所以至少在1919年以前,希特勒不是一个反犹主义者,直到他在慕尼黑的一个啤酒馆以政治煽动家粉墨登场。

坤宁宫怪象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希特勒对于犹太人刻骨的仇恨呢?这还要从一战来说起。当时,希特勒作为一个奥地利人,参加了德国巴伐利亚王国的军队,成为李斯特团的一名成员。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据希特勒战友说,在战争中希特勒从未发表过极端的政治言论,更别提什么反犹主义了。所以在一战进行期间,希特勒很可能并无反犹主义倾向。

很多版本的故事都说希特勒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就开始仇恨犹太人。而事实上1919年之前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实这一说法。唯一支持这一观点的证据就是希特勒的那本印了上百万册的自传——《我的奋斗》。他在自传中说自己是狂热的反犹主义者。1923年11月9日的啤酒馆暴动失败后希特勒被投入兰茨伯格监狱,并在狱中写下了《我的奋斗》一书。正是这个囚犯身份让希特勒成为了民众心目中的英雄。而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一美化自己行为的好机会,虽然那次暴动策划的水平令人实在不敢恭维。暴动失败了,希特勒锒铛入狱。此时的他十分不安,担心就此失去政党的领导权。他的党派虽然四分五裂,但是在1924年5月的帝国国会选举中还是和一些小党派一起取得了66%的席位。为了巩固自己的领导权,希特勒认为有必要出一本书来指导革命。而出书的另一个目的则如1925年7月第1卷出版时的副标题所示:清算。

图片 2

于是就有了这本真实度极其不高、语言又艰涩的“巨着”,充斥着反犹主义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惯用语,当然也包括他自己的经历。不过这些内容都是为渲染希特勒世界观之大成服务的。有关他自己经历的记录还有另外一个作用,那就是在读者面前将自己塑造成一个纯粹的国家社会主义者和反犹主义者。单是他的出生地布鲁瑙就已经有着特殊的象征意义了。他写道,“那个地方位于两个德意志国家的边界。德意志的统一是我们这些青年人终生为之不懈奋斗的使命。”希特勒在林茨度过了他的青年时代,那时的他就已经醉心于大德意志国家的理念。而在1909年至1913年居住在维也纳的那段时间,他“从一个弱小的世界公民转变成狂热的反犹主义者”。

然而希特勒对于德意志民族的胜利非常执着,当他的战友们讨论同盟国是否会胜利时,希特勒常常暴跳如雷:“对于我们来说,这场世界大战绝不能输掉!”

奥匈帝国是个多民族国家。在首都维也纳希特勒形成了这样一种价值观,那就是犹太人是“芽孢杆菌”,“披着腐烂的皮囊”,是“精神瘟疫”,“比从前的黑死病还恐怖”。因为无论是卖淫还是社会民主主义或者是马克思主义背后都有“犹太人”的影子。关于社会民主主义,在《我的奋斗》中希特勒写道:“我能记住几乎所有那些领导者的姓名。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犹太人。奥斯特里茨、大卫、爱伦波根,这些名字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还说,他已看穿了“那些关于政党目标和意义的错误思想的面纱”。“拨开迷雾就会发现社会民主的字里行间露出的是马克思主义微笑的鬼脸”。马克思主义“否认人的价值,挑战民族和种族的意义,并由此剥离了人类存在的基础”。简而言之,希特勒在“维也纳经历痛苦的学徒生涯”时已经看到并总结了“犹太人问题的严重”。他认为能否解决这个问题关乎人类的生死存亡。

正是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希特勒在战场上非常勇敢,还获得了铁十字勋章。然而即便如此,德国还是输了,输在民众的革命之上,对此希特勒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延伸阅读:

本文由永利皇宫登录发布于历史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希特勒为何反犹:因被犹太妓女传染梅毒?

关键词: